Photoshop成长史:宛若大都会 平衡专业与大众

Photoshop成长史:宛若大都会 平衡专业与大众

2月19日消息,美国科技博客The Verge近期刊登了编辑保罗·米勒(Paul Miller)的文章,回顾了Photoshop的开发历程,分析了为何Photoshop会是今天我们所见的模样。

以下为原文:

在所有专业软件中,Photoshop可谓妇孺皆知。历经23年发展历程,它已经从功能单一的图像编辑工具发展成了全能的平面设计系统,越来越多的 人也开始抱怨其臃肿和缓慢。不过,国外著名科技博客TheVerge撰稿人保罗·米勒(Paul Miller)发表评论文章认为,Photoshop就像一座沉淀着厚重历史的大都市,虽然让人爱恨交织,但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使用方法,每个人都有属 于自己的那款Photoshop。以下是文章全文:

20多年以前,我的父亲就在使用Photoshop 1.0。当时,作为一位年轻的图形设计新星,他颇具远见的放下了多用途美工刀,开始使用计算机。对于那一代先行者们来说,他们没有其他替代软 件,Photoshop是当时唯一可选的工具。虽然今天看来,我父亲当时的决定似乎无比明智,但他却有被牢牢困住的强烈感受。

第一次讨论Photoshop时,父亲对我说:“对于Adobe,我是爱恨交加。”自然,Photoshop并非为我父亲量身定制,它只是一款公开 发售的商用软件。每隔几年,就会有新版本的Photoshop面世,随之而来的不仅是令人眼花缭乱的崭新功能,还有上百美元的升级费用。年复一年,我父亲 希望看到的改进姗姗来迟,而他用不到的新特性却越来越多。如今再次谈及这个话题时,父亲已经开始说:“我恨Adobe。”

父亲的话让我颇为意外,因为他几乎从未说过恨某样东西。然而,我也能在某种程度上理解父亲,因为我也有爱恨交加的对象:纽约。在纽约,街区是如此老 旧,公寓是如此狭小,房租却又如此高昂。虽然票价不断上涨,地铁仍然永远人满为患,其下四通八达的古老下水道则是老鼠畅通无阻的捷径。纽约的夏天炎热无 比,冬季却又处处可见挤在一团偎依取暖的无家可归之人。

某种意义上来说,Photoshop也是如此。它如同一座国际化的大都会,像纽约、巴黎和伦敦一样,沉淀着几个世纪的历史尘埃。它们服务着人们,人 们也服务着它们,新的外来民在老一辈的基础上建立起自己的家园。当人们使用它的方式变化时,城市会像拥有生命一样改变。以休斯敦、洛杉矶为例,某些城市会 像藤曼一般扩张,而以底特律为代表的另一些则可能收缩和逐渐枯萎。

在过去的20年里,Photoshop也在不断的成长和改变,拥有了始料未及的全新面貌。这样好处在于带来了新功能,以及理论上更加优秀的性能。如 今的Photoshop似乎已经功能完备,甚至无懈可击。它已经不是最佳专业图像编辑软件之一,Photoshop本身已经成为专业图像编辑软件的代名 词。但如果你像我父亲一样,从Photoshop像个小村庄般只能胜任一件事情时就开始使用它,你也许会对所有的这些改变心存质疑,或者难以接受它们所带 来的所谓好处。现在的Photoshop已经变成了一座都市,人们要用它谋生,就只能生活其中。

然而,Photoshop就像纽约一样让人难以说爱。它虽然运转正常,却让人感觉年事已高,有点过气,似乎只要足够努力,它仍然可以被安装到一沓软 盘之中。面对Photoshop,就像在面对纽约那庞大臃肿复杂的公共交通系统,人们总会想:它怎么就不能更好些、更精练些?为什么我们就不能使用更为节 省资源的Aviary或者iPhoto来完成工作?为什么Photoshop还活着?

要解开人们对Photoshop又爱又恨的谜题,了解它过气又无法抛弃的秘密,就必须深入其过去,了解其历史。为此,我飞赴美国西海岸,采访了许多人,做了一次考古之旅。

一座属于每个人的都市

Photoshop成长史:宛若大都会 平衡专业与大众

从硅谷往东驱车半小时,就可到达Photoshop的出生地圣何塞(San Jose)。Adobe的总部是三座相互连通的大楼,配有篮球场、健身房以及环境优雅的咖啡厅。那里,我遇到的许多Adobe人都非常健谈,他们给人的感 觉是曾经拥有辉煌时光的IT精英,似乎子女都必将成为谷歌(微博)的员工。

我采访的Adobe资深员工包括首席科学家拉塞尔·威廉姆斯(Russell Williams)。他是一位富有想法的上一代硅谷人,上世纪90年代拉塞尔在苹果参与了Mac OS的早期研发工作,15年前,乔布斯回归苹果后他来到了Adobe。作为Photoshop主要构架师之一,他负责保证这款应用在行业内的重要地位。

拉塞尔戴着一副大大的眼镜,讨论各种大小问题时极富激情。在午餐后,我几乎希望要求他成为我最好的朋友。在谈到开发一款“属于每个人”的 Photoshop时,他表示:“人们会说,把我用不到的功能统统去掉,再把所有对我有用的功能放在用户界面最为显眼的位置。但问题在于,每个人都有自己 的一套有用功能。”

拉塞尔还说,人们总能以Adobe从未设想过的方式来使用Photoshop,用户拿到的是一套艺术性的工具包,却以最怪异的方式来利用它。他 说,Adobe不能强迫用户用固定的方式来使用他们的产品,就像每个人在一个城市中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一样。如此一来,很难定义Photoshop到底是 一款什么样的产品,它必须对每个用户都有作用。

看来,事物总有它复杂的一面。

1987年,托马斯·克诺尔(Thomas Knoll)开始开发Photoshop。在初版发布后的3年时间里,从图像调整到文本编排,从用户界面到最底层的算法,Photoshop一直是托马斯 的个人独立项目。那时,它的运行环境为搭载8MHz处理器的Mac电脑,最低内存需求为2MB,整个软件的发布介质仅仅是一张软盘。

从一开始,Photoshop便可称为一项工程学奇迹。最初,它以可在标准的Mac电脑上显示打印分辨率的图像而闻名。在那以前,这个任务只能在拥有大量内存的昂贵电脑上实现。但克诺尔并未就此满足,通过将高分辨率图像转换为数学对象,他进一步实现了图像功能。

这一思路成为了整个Photoshop的基础,克隆图章、魔棒选择工具甚至滤镜插件功能都赖以实现。Photoshop 1.0版甚至可以打开并编辑10M到15M大小的图像,而这在当时几乎是主流硬盘的整体容量。那时,应用一个滤镜效果耗时可达10分钟,保存图像更是一个 痛苦的过程,只有一步的撤销功能也要求用户在编辑图象是谨慎决策。但无论如何,克诺尔为Photoshop打下了几乎完美的基础,决定了它的无穷潜力,以 及将来可能的发展道路。

蓝图

Photoshop成长史:宛若大都会 平衡专业与大众

但是,与其他事物一样,最初的Photoshop是属于那个时代的产物。随着越来越多的特性不断加入,克诺尔的产品开始支持他所从未想象的功能。 Photoshop也从照片编辑工具变成了推动图像设计的驱力之一。不可避免的,当Windows版的Photoshop面世时,整个情况也变得更为复 杂。

如今,在Photoshop都市的街道之下,在整个产品最深的核心部分,仍然存在MacApp这个小小的框架。它是Photoshop最初版本的遗 迹,也是克诺尔最初工作留下的片段。原本,MacApp是Photoshop与操作系统通信的工具,而当时的系统还是Mac OS 6.0.3。

虽然苹果后来放弃了MacApp框架,但Adobe将它保留了下来。现在,在整个平台“胶合层”的某些地方,仍然留有MacApp的影子。无论在 Mac还是Windows系统中,胶合层都是代码执行的通用参照点。如今,Adobe的工程师们已经很少直接和操作系统打交道,他们通过 “Photoshop代码”,在胶合层的基础上安全的构建软件功能。

然而,拉塞尔仍然要应对MacApp框架带来的遗留问题。最近,当苹果将应用开发环境转移至Cocoa平台时,Adobe被迫修改上百万行的 Photoshop代码,甚至在一段时间内,整个研发团队都在为这个项目殚精竭虑。这也是拉塞尔的另一项工作之一:管理Photoshop古老代码,保证 其面向未来的发展过程中,早期版本的代码不会带来新问题。

不过,克诺尔就比较幸运了。交出Photoshop开发的管理权之后,他正在为Lightroom,克诺尔当前的图像处理应用项目努力。对于他曾经 一首打造的古老都市,克诺尔毫无眷恋之情,他说:“自我发布Photoshop 1.0以来,电脑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如果将Photoshop比作一个都市,那么Lightroom就干净很多。后者是为今天的用户打造的。”

重建

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我都奇怪Adobe为何不彻底重写Photoshop。即使作为一个了解它很深的用户,我仍然觉得Photoshop有些老气。 虽然Adobe不断为它加入新的功能,甚至接住图形芯片加速技术来提高运行效率,但人们似乎总觉得少了点什么。如今,新版本的Photoshop推出时, 总是在不断考验软件系统和电脑应用的极限。与当前精雕细琢的新应用比较,Photoshop也总是让人感觉迟缓一些。也许,从头到尾重新写就的 Photoshop能给人更为现代的感受,而不是总让人想起上世纪90年代的怀旧时光?

但,Adobe高级产品经理布莱恩·奥尼尔·胡格斯(Bryan O’Neil Hughes)认为,这不可能发生。他说:“重写的Photoshop不可能与过去一样。就像一座都市一样,产品也有它自身的性格,全新的Photoshop将不再是Photoshop。”

对此,克诺尔的解释是:“如果你要实现Photoshop的每一项功能,那就必须按照Photoshop的方式来实现它。”此外,他还认为,考虑到构建大型复杂软件的高错误率,重写Photoshop可能需要耗时10年,甚至永远无法完工。

并且,对于一个产品来说,除开功能本身以外,如何实现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。用户看重与过去经验相似的熟悉度,因此应用的外观、风格至关重要。最 近,苹果革新了著名视频编辑软件Final Cut Pro,将其命名为Final Cut X,但无数用户因此转投了他们的竞争对手。新版iTunes重新设计其用户界面以后,无数抗议此起彼伏,Facebook的每一个新设计也是如此。这并不 能将所有的责任归咎于新的设计,且新设计可能的确优于过去的方案。但是,一旦打破几十年来专业人员赖以为生的熟悉环境,开发人员无疑等于犯下了弥天大罪。

由此一来,Adobe无法推出全新的Photoshop,但重写是否可行呢?克诺尔表示,从Lightroom来看的话,他们实质上已经做到了这一目标。不过他也说:“但结果上,完全不一样。”

10年前,在旅行过程中克诺尔无意中启动了Lightroom项目。当时,因为对相机文件格式不满,他进行了反向工程工作,也因此诞生了 Photoshop的Camera RAW插件。如今,Camera RAW插件已经能够支持上百种不同数码相机文件格式,其中大部分都是Adobe进行艰苦反向工程的成果。之后,Camera RAW在Photoshop以外创造了自己的渲染流程,最终成就了Lightroom的诞生。

也许,某个人在一生中能拥有两款Photoshop这样的作品太过夸张,但依靠其怪才般的出众才华,克诺尔做到了。谈到此,他说:“编写改变图像的代码是一种非常有趣的工作,如同魔术一般。”

事实上,克诺尔毫不讳言,Camera RAW中的许多算法都直接照搬了Photoshop的代码,其中包括高光、阴影等。他正在尝试实现一种处理HDR(高动态范围成像)图片的优化复杂方法,从而实现“超越哈利·波特的能力”。看来,他从不停下脚步。

然而,即使Camera RAW和Lightroom也无法抵御时间的侵蚀。克诺尔表示,当用户对图像进行调整时,应用实际并没有保存修正后的像素信息,而是存储了调整方法本身。 这意味着,为保证5年后当Lightroom版本已经飞升,算法完全改进后,用户打开当前的某个HDR图片仍能看到一致的效果,应用必须记住从现在到那时 所有的算法版本调整。

在用户脚本功能上,Photoshop也面临着类似问题。Adobe的设计中,当用户在老版本Photoshop中记录下某些动作序列,它们应该也 能在后续版本中完全可用。这意味着,即使某项传统功能已经从用户界面中移除,其相应代码也必须保留下来,从而保证用户脚本不受影响。用都市的比喻来看,就 像已经遗弃的建筑也不能拆毁,因为Adobe无从得知是否还有人在使用它们。

未来

Photoshop成长史:宛若大都会 平衡专业与大众

杰夫·齐恩(Jeff Chien)是“技术转化”团队的带头人。所有我父亲难以接受的新功能都出自他手。他既是那些喜欢智能填充等新功能的用户应该感恩的对象,也是那些不满Photoshop日益臃肿的用户抱怨的靶子。

杰夫表示,了解用户对于Photoshop臃肿缓慢的抱怨。他说:“我们可以将Photoshop变得像版本4或5一样飞快,但未来的要求是更加智 能。在用户拥有足够内存的情况下,将克隆图章运行速度提高,占用资源减少,实际不能带来任何好处。”虽然感情上我不喜欢齐恩的观点,但理智上他是对 的:Photoshop从不拒绝新特性,这也是其强大的根本原因。

举例来说,Adobe过于追求完美的记录下了上百款相机和镜头的色彩档案和失真数据,对每一种可能的组合都拍摄了上百张照片。虽然这样的举动看来过 于疯狂,且耗资耗时巨大,但Camera RAW正是使用这些数据来自动纠正图像变形,既是在多种相机、镜头组合下也毫无困难。Photoshop CS6所推出的新功能允许用户修直极短拍摄角度下的变形物体,也是得益于上述工作。

Photoshop未来的终极目标是拥有计算机视觉,从而可以类似用户的角度来选择对象。比如,它能选择“一棵树”、“一个沙滩排球”、“人脸” 等,而不是“色块A”或“色块B”,然后用户可以下达更为抽象的处理指令,由软件来处理幕后的细节。从这个角度来看,在用户处理家庭照片和商标图案 时,Photoshop应该明确知晓二者的区别,并自动调整相应的技术和色阶参数。这将需要整合许多当前Photoshop的功能,它的独特构架再一次为 这样的目标提供了空间和可能。

杰夫还表示,他希望“教给”Photoshop更多的用户感知功能。这即是说,他的领域已经涉及人工智能技术。一般来说,这些技术似乎应该由谷歌等引领潮流的互联网巨头来研发,拥有23年历史,最初以显示照片起家的Adobe提出这些观点,颇为不凡。

从不同的用户角度来看,这些消息听上去也许很诱人,也许很恐怖。可以说,上述工作既可以使Photoshop继续成为最为优秀的应用,也可以使它继 续成为更加糟糕的一款优秀应用。也许,我父亲用着Photoshop CS4就已经足够,但对于手持单反的某些年轻新秀们来说,则是好日子才刚刚开始。

云山雾罩

Photoshop成长史:宛若大都会 平衡专业与大众

在Adobe,作为Photoshop的开发人员,从一开始就要牢牢记住自己是为无数人开发产品,而非某一个人。他们在招聘中有条规定,一旦应聘者 自称Photoshop“专家”,立即终止面试。因为对于Photoshop来说没有专家,只有某一方面的高手。而真正的高手会抛下其他所有无关功能,打 造出属于自己的Photoshop。

克诺尔对我说,即使他自己,对Photoshop的3D功能也“毫无头绪”,他甚至不知道最最基本的使用方法。此外,他也对字体工具不甚感冒。我父亲则恰恰相反,他自己研究出了浮雕文字的实现方法。也许,他俩能成为不错的搭档。

如此来看,Photoshop CS6既不属于克诺尔,也不属于我父亲。事实上,它不属于任何一个人,它属于所有人。无论是业余修图爱好者、专业图形设计师、学生、BT盗版党等,只要需要的,都拥有自己的那款Photoshop。因为,只有Photoshop才能PS。

本文固定链接: http://www.ccsbbs.com.cn/archives/5644.html | 极限手指

该日志由 极限手指 于2013年02月19日发表在 互联网事 分类下, 你可以发表评论,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。
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: Photoshop成长史:宛若大都会 平衡专业与大众 | 极限手指

Photoshop成长史:宛若大都会 平衡专业与大众:等您坐沙发呢!

发表评论

您必须 [ 登录 ] 才能发表留言!